洗浴锅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浴锅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资本围堵棉花疯狂棉价让棉花产业链陷入僵局

发布时间:2020-12-25 21:09:19 阅读: 来源:洗浴锅炉厂家

11月27日,安徽棉商周启辉已经买好了由乌鲁木齐返乡的机票。几周前棉花疯狂的价格曾让他亢奋,但此时,他可以选择的,只有“尽快远离这个看不懂的过山车”。

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最近两周,国内棉花价格跌幅达到23.6%,新疆产棉区奎屯、阿克苏地区的籽棉价格从最高时的14元/公斤急速跌至10元以下,且还有继续下跌的趋势。

周启辉们想知道,究竟什么让棉价如此“疯狂”。周启辉和几个南方棉商在宾馆玩了几天“斗地主”后,决定不玩了,回家。原因是现在棉纺企业也都在持币观望,不会轻易购进,即便低价收到了棉花也出不了手。

对棉花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投资者来说,搞不清楚的是,谁让棉价疯狂地划下了一道诡异的弧线?

种棉花,一年种出千万富翁

周启辉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由于经济实力有限,我手头一点囤货都没有。价格好的时候,收棉花都来不及。有多少,内地棉企要多少,现在看来没存货反倒成了好事。”

但不是所有人都和周启辉一样幸运。阿克苏种棉农户陈军家里目前还囤积着4000多公斤的籽棉,“价格高的时候想等着再涨涨,现在跌了这么多,更卖不出去了。也许,棉价过几天又能涨回去了。”

事实上,在棉价出现“拐点”之前,新疆多数棉农已经高价把棉花卖出。所以近期棉价下跌,对棉农的影响并不大。10月下旬,棉价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路飙涨。尽管国家连续两次抛售国储棉,并购买了不少进口棉,但只起到短暂回调的作用,无法抑制棉价的上涨势头。南疆地区长绒棉的收购价接近疯狂的14元/公斤,陆地棉也在13元左右徘徊,一个具有对比意义的数据是,去年棉花的平均收购价不到每公斤7元。

“今年这已经是天价了。我家三辈人种棉花,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价格”。阿克苏沙雅县塔里木乡的棉花种植大户于力说,尽管今年的气候对棉花产量有影响,但翻了一番的价格还是让大家尝到了甜头。

于力有4000亩棉花地,每亩棉田成本在1500元左右。按亩产400公斤、每公斤11元的棉价计算,每亩产出4400元,“除去成本,每亩地净利润2900元左右,今年能赚1100万元以上。”于力说。

沙雅县当地农业局一名干部说,“种棉花,一年种出千万富翁,谁敢说这不是历史上最好的收成?”

据了解,沙雅县所在的阿克苏地区,约有450万亩棉田,保守按照12元/公斤的收购价、亩产300公斤计算,今年将产生162亿元的产值,扣除每亩1500元的成本,今年棉花大概能为阿克苏地区贡献94.5亿元。

11月25日,奎屯129团的刘红霞说:“听说棉价已经掉到每公斤7元多了,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刘红霞来说,真假已经不再重要,前期采摘的棉花绝大部分已经出手,只剩下很少的存量。“今年棉农没有多少惜售的,当时这么好的价钱,大家都怕跌下来。涨得有些离奇了。”

刘红霞家今年种了89.49亩地的棉花,籽棉产量30多吨。“今年都是在每公斤8元至10元之间卖出去的。刘红霞说,“往年卖籽棉,最低的时候每公斤也就4.5元,7元是最高的,今年这个价格已经是奇迹了。”

10月,棉花主产区成为棉商们角逐的热土,从南疆的阿克苏、喀什,到北疆的奎屯、石河子,来自内地的棉商们通过各路关系寻找棉花,导致酒店爆满,当四面八方的棉商沿着兰新铁路蜂拥而来时,棉花价格开始节节攀升。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9月至10月,仅前往阿克苏市买棉的温州商人,就超过两万。阿克苏是全国重要的优质棉生产基地,新疆重要的棉花交易集散地、轻纺工业聚集地,有“中国棉都”和“中国长绒棉之乡”之称。其棉花产量占全国的1/8,长绒棉占全国总产量的93%。

11月10日,新疆质监系统召开紧急视频会议,提出6条措施,确保新年度新疆棉花不出现严重质量问题。原因是棉花价格疯涨,无资质企业大量收购现象突出,企业抬价抢购、跨地区抢购情况严重,出现收购超水棉和不挑拣异性纤维现象……

离奇的棉花高价,让新疆很多棉农发财,阿克苏和库尔勒地区,甚至可以看到棉农驾驶宝马车到田间卖棉花的景象。但新疆部分兵团农户因为与团场有年初的定价合同,必须按照国家统一定价完成收购,无法享受今年棉花市场高价位带来的财富机会。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某团种棉大户王光辉透露,今年的棉花统一收购价在8.5元/公斤左右。他算了一笔账,自己今年承包了500亩棉田,预估总产量最低是150吨,按照“统一定价”8.5元/公斤计算,他可以拿到120多万元,但按照市场价12元/公斤计算,他可以拿到180多万元,差价足足有60万元。

疯狂的棉价让棉花产业链陷入僵局

11月8日,国家发改委等7部门下发紧急通知,提出6项措施,维护棉花市场秩序。通知要求,有关部门要加强棉花市场的质量监管,重点加强对农村棉花经纪人的管理,严肃查处扰乱市场秩序和不履行质量义务的违法行为。在业界看来,央行近期再度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形成了强烈的收缩流动性的预期,使得之前疯狂的棉花市场受到抑制,棉价出现回落态势。

11月11日,棉花期货行情急转直下,这天也成为今年棉价的一个重要“拐点”。郑州商品交易所棉花期货主力1105合约从当天起连续大跌,11月18日的结算价只有26955元/吨,而此前最高报价为11月10日的33720元/吨,每吨跌了近7000元。

一天之后,新疆棉花现货市场价格也跟着快速下降,价格从最高32000元/吨左右跌至27000元/吨。随后,价格一路下滑。库尔勒市胜利棉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胜利说:“几乎是一天一个价,不是往上走,是向下跌。”

棉商周启辉说,在棉价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奎屯、阿克苏许多棉花企业开始减少购进甚至停产,而纺织企业的悲观情绪较浓,不愿购进新皮棉。

新棉集团董事长魏高认为,国内棉花市场出现高位,导致棉花企业经营风险不断增加。

此前凶猛的棉价正在让新疆棉花产业链陷入僵局。“暴涨时籽棉价格居高不下,棉花加工企业不敢大量进货,即使生产出来皮棉,也没有棉纺企业敢接盘。”石河子地区最大的皮棉销售公司、新疆西部银力棉业(集团)副总经理洪平表示,涨价时,棉花贩子和加工厂的价格“喊得高”,但实际上多数“有价无市”,敢于大笔进货的棉纺企业很少。目前价格下跌,大多数企业都面临亏本危险,因此都持观望态度。

新疆乌苏银翔棉业责任有限公司一陈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棉花加工企业来说,棉花价格波动太大,企业承担的风险也会随之加大。今年该公司需要12000吨籽棉,但目前只进货8000吨,尚有4000吨缺口。据了解,该公司是在每公斤9.7元左右时买进的。近来棉花掉价,“目前还有1000多吨皮棉和4000多吨籽棉没有卖出去。”她坦言,“现在棉花掉价这么快,要想在保证利润的前提下将棉花卖出去很难。我们先观望一阵再说。”

新疆碟王针织有限公司业务主办贾志疆告诉记者,由于近期棉花开始掉价,他们公司主要是通过减产力争保平、保市场份额。“往年套装做10万套,今年就做了不到一半。棉花涨价对企业生产和销售影响都很大。企业规避风险的最好办法就是减产,但总不能每年都减产吧!”贾志疆说,“1992年有过一次棉花涨价,但很快就刹车了。今年涨价只能用‘离谱’来形容,速度快、周期短,我记得棉花价格曾经在一天就每吨涨了4000多元。”“现在按成本算,棉花每吨大概低了3000多元,纱线价格每吨减少1000多元。”他坦言,棉花涨价,作为下游企业来说,就是“被涨价”。

“棉价长期处于偏低状态,适时补涨、棉农受益,以后种植面积和质量才能提升。我们只是希望它平稳地涨,别涨得莫名其妙。”阿克苏一家大型棉企负责人表示,“大涨之后必有大跌。如果支撑棉价的游资突然撤场,导致棉价暴跌,这无论对纺织业,对棉农,还是对我们国家,都是灾难。”由于该公司前期收购量较大,虽然采取快进快出的销售策略,但还是有部分皮棉未能及时出手,亏损了一部分。“虽然价格下跌了,但后市走势不明,谁敢贸然下手大量进货?”该负责人说。

对于后市,部分棉花加工企业负责人保持谨慎乐观:“皮棉的加工成本每吨高达两万五六千元,况且现在棉花仍属短缺品,成本价在那儿放着,即使跌也跌不到哪儿去,最多跌到成本价。”石河子一家浙商控股的棉企负责人认为,棉价还会回升,28000元/吨是他的心理价位。

资本围堵棉花

2010年棉花市场的疯狂,实际上早有预兆。

8月12日,美国农业部公布棉花供需预测,全球2010/11年棉花年末库存减少至4561万包(1包为500磅),消费量则从1.197亿包上调至1.2087亿包。当低库存量遇到高消费量时,市场会发生什么?此前一潭死水的国际棉花期货市场开始亢奋。

9月13日,中国棉花协会二届三次常务理事会上,新棉集团董事长魏高成分析新疆本年度棉花形势时表示,“综合国内外市场行情,普遍认为国际市场有望稳中偏强,国内市场将保持高位……”

阿克苏沙雅县棉花种植大户于力记得,8月份,棉花刚刚结桃时,自己的棉田里就来过一帮专程来看棉花的浙江人。这些传说中的“浙江期货大户”在打听完自己地里的产量后告诉他:“今年你会发大财。”之后不久,于力和他周围的棉农们,发现自己真的掉进了钱堆里。

8月到10月,郑州期货交易所的棉花期货价格从不到17000元/吨暴涨至近34000元/吨。“多种原因造成棉价疯涨,除种植面积减少外,主要是由于今年的气温偏低,加之遭遇冰雪灾害,产量下降几乎成了定局。”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经济委员会(工业局)主任宋云凤说,每年8月至新棉上市,正好是棉花供应的“真空期”,从往年的情况看,这段时间民间资本都会有所动作,棉价波动也较为频繁。此外,生产大国印度可能限制棉花出口等消息,也加剧了棉花炒作。“应该是多种因素叠加的效果。”

新棉集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棉价疯狂的关键一环是“棉花收购(籽棉)-棉花加工销售(皮棉)”环节,各路资本围追堵截,加之相关部门准备不足,从而造成棉花疯狂。

这位负责人说,受减产和气候影响,国际国内棉花供需有很大缺口,这个信息年初就在业内流传。在这位负责人眼中,此前被屡屡诟病的“社会游资搅乱棉花市场”,只是表象。年初,国内一些财大气粗的纺织巨头就已经开始囤积棉花,“当然是因为担心棉价上涨而提前进原料。但他们拥有的资金量惊人,足以搅动市场价格走向……”

中棉协8月行业预告中描述:“大中型企业目前库存十分充裕,有的大型纺织企业存有6个月的用棉量。”而以往两年,他们的库存甚至不足1个月用量。

之后是江浙一带游资进入市场,棉花收购期间,新疆各地随处可见前来收购棉花的江浙商人,甚至有人扛着麻袋到田间收购。

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开始,棉花种植(棉农)-棉花收购(籽棉)-棉花加工销售(皮棉)-棉花纺织-服装制造……价格被一点点抬高。一个制造高价的链条开始形成,各种有利于涨价的真假消息被有意无意地投放到市场中。没有人相信,那朵被不断传送的“棉花”,会停留在自己的手中。

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等7部委联合下发紧急通知,以空前严厉的态度宣布要严厉查处“恶意囤积、哄抬价格”行为。11月8日,7部门再次紧急下发通知,提出6项措施维护棉花市场秩序。

“棉价是否背离了真正价值,背离了多大,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企业心里没底,急需政府给个明确的信号。”石河子一家棉企负责人表示,今年棉价最疯狂的时候,各路消息满天飞,让人难辨真假,这给一些利益团体提供了炒作的机会。当时,很多不堪重负的棉企向行业协会频频“求援”,希望政府在第一时间统一发布棉花市场的统计数据,防止个别资本借机炒作。

常德第一人民医院挂号预约

西安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南京第二医院地址

治疗心脑血管的医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