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浴锅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浴锅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平静中选择重组后一个联通员工的15天

发布时间:2021-01-21 18:24:26 阅读: 来源:洗浴锅炉厂家

“重组后怎么办?”

“咱是革命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砌进长城不骄傲,放到厕所不悲观。”电话中,联通某省综合市场部员工方明(化名)声音平静,有一丝迷惘,也有一丝淡然。

对他来说,如一场风暴般席卷中国数万亿电信市场的运营商重组,只意味着一个选择题:分家之后,自己到新电信还是新联通。

答案他还没想好,但那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6月5日深夜,某省会城市的饭店,方明端起酒杯,向桌旁众人浅浅一揖:“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代表联通公司请大家吃饭了,下次也许是新联通,也许是新电信,但不管我在哪里,都希望兄弟们一定要继续支持。”

觥筹交错,场景变幻。2008年的6月,中国大江南北无数城市,上至首都下至乡镇,这样的话或许将在不少人的口中重复、重复再重复,只因为无论今日的联通、电信或是网通,巨大的变动都将随重组而来,为无数地方运营商员工打开一扇新的命运之门。

电信重组,真的来了

5月23日,晴。“当时我正在去客户公司的路上。”方明回忆说,就在他坐的车拐过街角那个红灯口时响起的电话,打乱了他按部就班的生活。

“方明,重组了!”电话那边是一个激动的声音。方明听得出来,那是自己在省会城市电信公司工作的好友。不等他说话,好友再次重复了一次,“真的重组了”。

他的语气让方明很是疑惑——1个多月前,这位好友用同样的话,给方明送上了一份愚人节礼物。

接下来,方明收到了更多的电话和更多的短信,然后在到达客户公司第一时间上网后,方明在网上看到的消息让他确认了。

电信重组,真的来了。

方明点上一支烟,闭上眼睛静静回忆自己在联通10多年来的工作和生活。

“我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年是怎么想的,只记得那时很有冲劲。”1995年,方明进入中国联通(600050行情,股吧),虽然只是做服务的技术员,但他仍然很为自己能在“打破电信垄断的新兴电信运营商”工作而骄傲。

正是这股带着骄傲的冲劲,陪伴他从联通的底层员工,一年年拼打成为市场骨干,再上调到省会公司,甚至做到了部门的小头头。

和很多同样家庭构成的同事一样,方明的老婆是在工作中认识的,在同省的移动公司工作,“白天是竞争对手,晚上还是一家人”。

对方明来说,这已是幸福无所求的生活。他唯一的疑虑只在于,来自同事、客户乃至于新闻中的电信重组传言,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更像那么回事,而且在这些传言中,联通都是被分拆的对象。

如果重组了,联通分拆了,自己怎么办?他经常问自己,但只是问问,从没想过一定要想出个答案。

然而,现在,他已经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

平静的背后

5月26日,周一,上班了。

重新回到办公室,方明感觉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一种怪异的气氛中。

一如平日的微笑和招呼,电脑上层层叠叠遮盖住的网页,或故作大声或掩口低语的电话,此起彼伏的短消息提示,不时从某些角落投射过来的眼神,每一个人都在悄悄观察别人,同时被别人悄悄观察。

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都如约好了一样闭口不提。虽然大家都对这一天在心里预演过无数次,但此刻心中仍然有莫名的惶惑。

所有的话,都在电话和网络中流传,但最好用的还是短消息:方便、快捷、私密、点对点。

没有领导来约束这一切:他们都已经被紧急召集到一个又一个会议室中,闭门不出:只有他们的短消息,悄悄地向外传递着最新的“指示”。

5月27日,公司会议扩大到中层,方明也能列席。不过,他早在前一天就已经知道今天会议要通告的内容:按照集团、省、市公司应对重组的工作要求,员工要顾大局,人心不能散,不要相信传言,生产经营不能受影响,尤其强调了要维持CDMA网络业务,“稳定放在首位”。

会议的气氛很平静。“平静得可怕。”方明说,除了主持会议的总经理,没有人说话,只有一片沉默。

这与当天下午的另一个会议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封闭的会议室里,联通、网通分公司总经理、网络部、综合市场部、G网部、大客户部等部门经理,开始双方的对口工作会议。

“会议的内容很快就成为公开的秘密。”方明说,双方的会谈如同发给他的消息,没有寒暄客套,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内容也一针见血:“在集团公司正式融合前,尽快完成双方网络、客户等资源共享。”

此时,会议室外,拐过两条过道再进门,方明正静静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自己新的工作:准备一批156号的公务卡号段,供即将转网过来的“未来同事”挑选。

新的选择题

6月1日,儿童节。方明曾经承诺女儿,带她到游乐园至少玩半天,但他还是失约了。

因为他要加班,不停地加班。

5月28日,省公司对重组终于有了除“稳定”以外的新指示:一方面协助网通做好公务卡入网,另一方面完善准备CDMA网络的发展和经营数据,准备奥运会结束后与电信进行正式的网络交接。

当然,在正式交接前,业务仍然要做好,不能有一丝放松。更重要的是大客户的维护和开拓。从短消息中,方明知道,就在5月29日,联通和网通已经开始建立联合的销售团队——在现在的客户看来,就是联通和网通一起上门,跟他们谈同时提供固定电话、宽带和移动业务的一揽子协议。

“未来一段时间,这样的合作还要加强。”方明说,网通派员到联通进行业务培训的工作也已经从6月初正式开始。

在他看来,重组带来的变化并不只是CDMA业务——很多CDMA业务的同事,正变得比以前更加用劲——而且网通和联通的员工开始互相串门,而且好得像一家人。

6月2日,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省会城市的联通与网通的城域网悄然开始连通。在方明看来,这件事情几乎没有技术难度:在全国很多地方,联通、电信、网通城域网的大部分交换机房都还放在同一栋电信大楼里。

“大家曾经为打破垄断而分拆,现在又因为电信重组合在一起,机房都还在老位置,只是中间那一堵墙的距离。”方明感慨说。

不过,对方明来说,这一切或许都将与他无关。

6月2日,停牌一周之后,联通、网通和电信的上市公司正式对外披露电信重组的股份合并及资产收购细节,其中联通与网通将以股权转换方式实施合并,而电信则将以1100亿元收购联通CDMA网络和业务。

当天晚上,方明接到电信好友的电话。聊了10分钟后,好友委婉道出来意,乃是代其领导来招揽方明,希望在重组后选择到新电信。

“领导很看好你。”好友的结束语意味深长。

6月6日,好友再次电话告诉他,当天下午,电信集团还会开一场全国的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下一步的工作进程,虽然内容还不清楚,但不管内容如何,电信都需要方明这样实干的人才。

这令原本没有太多考虑选择的方明陷入沉思:老婆让他自己决定,他也很难向其他人讨主意,因为他知道,现在,太多的人正面对与他同样的问题。

现在方明还在考虑。

奇幻世界英雄破解版

星云纪最新版下载

装机软件下载

龙腾天下手游